表情符号迎来 40 岁生日为何成为沟通之盐

这几天,表情符号迎来了自己的40岁生日。 从1982年卡内基梅隆大学法尔曼教授创造的“:-)”,到拟人化的Emoji表情,再到今天脑洞大开的各种GIF动画和图片表情。 现在网络交流已经深深融入生活,表情符号似乎成了“交流之盐”,因为太多了,被视为理所当然,一旦缺失,每一个字都会感觉难以言说。

基于媒体所传达信息的内容和清晰度,传播学家麦克卢汉曾提出“热媒体”和“冷媒体”的概念。 毫无疑问,沟通是一种多维度的行为。 除了所说的内容之外,面部表情、神态、动作等都可以起到辅助表达和理解的作用。 与线下的具身交流相比,线上文本交流由于感官的单一性,常常会导致误解。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离不开表情符号。 例如,简单的文字表达往往会让人分不清是开玩笑还是严肃的表达,但一旦加上“狗头”表情符号,立场和情绪就会清晰很多。

经过40年的发展,与其说表情符号是互联网语言表达的助手,不如说它已经成为一种特殊的语言,构建了一种可内生、可扩展的话语逻辑。 一方面,很多网友光是发图片不说话就可以聊很长时间。 图片具有难以用言语表达的直观特征,因此它不仅具有纯粹的交流作用,而且具有娱乐性。

另一方面,模因本身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系统,并催生了自己的亚文化子集。 比如很多明星表情包、萌宠表情包、影视表情包,将生动的视觉元素与准确的文字描述相结合,让很多网友长时间沉浸在制作和收集表情包的过程中。 基于表情符号易于广泛传播和二次创作的特点,它们成为了传播学中的“模因”。 就像大学生想要表达最近的疲惫时,就会想到“压力没那么大”的表情包,然后将图片中的身份信息改为“XX大学××专业学生”。

人们在创作表情包的过程中,完成了自己情绪的投射。 当一个明星深受喜爱时,他的表演很可能会被粉丝截图,制作成一个又一个表情包。 我身边很多同学都有过因为一个表情包而选择看剧的经历。 当年看《武林外传》的小学生,如今已经大学毕业了。 也许是网络上的表情符号唤醒了他们的童年记忆,他们选择打开电脑进行“第N次刷机”。

当然,表情符号在给交流带来欢乐和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障碍。 这就是符号学中“能指”与“所指”的辩证关系。 在发送“微笑”表情符号时,很多中老年朋友可能想表达友好和欢迎,但在年轻人的话语体系中,这是一种蔑视和愤怒的象征。 之前还有一个消息。 有同学在群里发了一个“锤子”表情,表达无奈和疲惫,但老师却误以为学生要打他,从而引发了误会。 这也提醒我们,在使用表情符号时要小心。 一旦产生误会,很可能“说不清楚”。

近年来,除了沟通之外,表情符号在社会意义方面也释放了一些溢出效应。 去年,代表“悠闲”的微信表情拿走了嘴里的香烟。 有网友调侃,“10多年的表情包我已经戒烟了,你还在等什么?” 这对广大青少年来说也是一次潜移默化的教育。 。 还有一些活泼可爱的文物表情、传统节日饺子表情、月饼表情、粽子表情,都在用新的形式激活历史文化因素,成为传统文化与新兴青年之间的使者。

表情符号已经有 40 岁了,可以预见,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它们仍将是我们良好的沟通伙伴。 需要记住的是,无论何时,良好的沟通始终应该是一树摇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另一朵云,这样表情包才能成为真情的点缀,而不是沟通的负担。 (卢景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