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模式突破与困难并存 表情包的生存法则

本报实习生 张嘉瑜 首席记者 马海邻

春节期间,在上海打拼一年的小何回到家乡,免不了受到七姨八姨的质疑。 聪明人早已为同样处境的年轻人准备好了对策。 “阿姨还在广场跳舞吗?”之类的一系列问题。 “你叔叔的养老金有多少?” 好人直接制作了一套9个表情包,发到了微博上。 歌手张学友的嘲讽表情搭配简单却富有表现力的肢体语言,将每句话的表情形象化。 事实上,萧何不敢施行先发制人的战术。 让自己尽可能“透明”,才是上策。 不过,萧禾却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排练表情符号,给自己打气。

微信群里红包满天飞,有的来自老板、同事、朋友,无论抢到几十元还是一分钱的“大信封”,都会发动态表情表达谢意,夸张又搞笑。

参加完同学聚会后,老同学的微信群里出现了很多在聚会上拍到的彼此的照片,表情各异。 一位擅长画画的同学截取了一套表情包,并添加了流行词“你真帅,你说得对”、“宝宝真幸福”……从此,这些自制的表情包成为了频繁出现的亮点。老同学的微信群。

如今,如果没有表情符号,交流几乎是不可能的。

基于模因的生存

在互联网上,最初大家只使用纯文本加“正常”标点符号进行交流。 1982年,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的Scott Falman教授首次在电子公告板上输入了这样一串ASCII字符:“:-)”。 从侧面看,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就像一张笑脸。 三个标点符号的组合是拟人化的。 法尔曼教授没有为他发明的表情符号申请专利,也没有从中获得任何利益。 “这是我给世界的小礼物,”他说。

后来,网络表情从美国传到了日本,充满东方情感的可爱“Komoji”(颜是一张脸)在年轻人中广泛流行。 媒体研究学者多丽丝·格雷伯指出:“我们曾经推崇的通过文本符号传达的抽象意义已经开始让位于基于图像传播的现实和感受。”

1999年,即时通讯软件QQ问世。 那些统一的黄色圆脸,不同的眼睛和嘴巴表达着不同的情绪。 国内网民已经开始大规模接触网络表情符号。 苹果手机带来了更多种类的emoji表情。

随着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的流行,广大网民开始参与网络表情包的创作和传播,一个新的术语——“表情包”应运而生。

表情包比表情包多了一个字,标志着两个时代。 表情包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产物。 连同段子寿创作的笑话一起,在社交媒体上疯传。 在热点事件中,它集中放大人们内心深处的情绪,以调侃的态度掀起舆论浪潮; 在聊天界面上,可以代替数千字,也可以解决无话可说的尴尬; 在沉重压力的现代人心中,它打开了一扇放松的窗户。 适合这种崇尚嘲讽、忽视深度的高速网络文化。

这些话充满了魔力。 “贱人就是虚伪”,电视剧《甄嬛传》中华妃的一句台词,开心地代言不便鄙视,而皇后悲伤的表情“我做不到”,简直是心声每个人。 符号互动主义认为,事物不具有客观意义,而是人们在社会交往过程中赋予的,人们对事物意义的理解可以随着社会交往过程而变化。 表情符号就是这样被赋予意义的。

一套完整的表情符号一般需要专业设计师来设计和制作。 公司对于官方表情的采用和迭代非常谨慎。 表情符号的创建相对简单且免费。 截图、简笔画,稍加修改,几句话,没有美术背景的人也能轻松制作表情包。 能不能火,就看画面中的表情和动作是否到位,台词是否击中大众的某一根神经。

演员周杰对于自己饰演的尔康被做成表情包感到非常不满。 周杰是1970年出生的,新生代明星可以坦然对待他,尽管他知道网友的创作就是用来嘲讽的。 1993年出生的黄子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看到自己的表情包,喜欢的话就会保存起来使用。 并不是新生代的明星更加大度,而是因为时代氛围的影响,他们本身就是其中的参与者之一。 经纪公司甚至主动推出明星表情包。 在表情包里做鬼脸是不可避免的。 以前经纪公司不允许有损明星正面形象的照片出现在灯光下,现在则通过适度的扮丑来“圈粉”(吸引路人成为粉丝)。 每个人都想一睹明星的真实气质。 虽然这些讨人喜欢的性格可能不是刻意包装的,但是没关系,只要你喜欢就行。

我们从微信获悉,目前微信表情包有700多套,其中90%以上是提交的作品。 大部分表情包都是免费的,还有6套付费明星包,每套售价6元,累计付费用户数已达数百万。 最受欢迎的是Angelababy、邓超、李易峰。 一开始,微信邀请明星合作拍摄、制作真人表情包,并通过付费下载分享收益。 今年,微信开放了真实表情包的类别,希望更多的明星和偶像推出免费表情包,让粉丝可以在微信上与自己的偶像有更好的联系。 1月15日,演员蒋劲夫成为第一个采用免费下载模式的人。 在没有特别推荐的情况下,他的表情包半个月下载量就超过100万人。 更多名人免费表情符号正在审核中。

金融界也加入了放下架子、“自毁”形象的大军。 财经作家吴晓波在题为《把世界留给80后》的演讲中表示,不会讲坏笑话的企业家一定是没有未来的企业家。 作为60后,他为了迎合80后、90后的审美标准做了很多努力,比如打造了虚拟形象“巴九灵”,并在自媒体中调侃。 。 春节前,猎豹公司CEO傅盛表演了一组卡通表情,深受公司年轻员工的欢迎。 “这个老板很可爱”,表情包的心理暗示不容小觑。

集团的成长史

2015年12月起,微信上所有免费表情作品均默认开启“鉴赏”功能。 粉丝可以对自己喜欢的表情进行点赞,所有赞赏收入归作者所有。 收入最高的作者升值收入12万元; 单日最好纪录是一组日收入超过8000元的表情包。

这只是表情符号变现的一个渠道。 有收入就有产业链。 从一家网络形象代理公司、一家表情包创作公司、一家制作表情包的微博账号,我们或许能窥见一二。

2012年,一群看到读图时代前景的年轻人成立了一家致力于经营网络形象的工作室——十二楼工作室。 他们发现了风靡网络的“长草颜文字”的作者——1995年出生的“毛腿”。工作室觉得“这种简约可爱的设计能够捕捉到形态特征,适合网络传播” ”,于是就签下了当时还在读高中的她。

如今,十二工作室已经签约了十几位表情符号创作者。 工作室的宗旨是“研究如何让它变得更有趣”,这不仅是他们的兴趣,也是表情符号市场最重要的卖点和价值。

制作表情包是90后少年张晋(应受访者要求,使用化名)的互联网创业项目,已获得数十万元种子轮融资。 2014年9月,他申请了微信公众号。 起初,他只在贴吧和QQ群里收集和分享表情包。 后来关注度越来越高,“完全没想到”。

在韩国喜剧《金导演VS金导演》中,主角金导演不小心露出了“魔鬼微笑”,让观众开心不已。 张晋挑出金导的笑容,PS在各种脸上做出有趣的表情,再加上他到处收集的别人制作的表情包,他每天坚持发布十几张,再加上网友的评论随着重新创作和传播,金导的笑容如今已成为网友口中的“改变网络的笑容”。

微博账号“Emoji”拥有超过100万粉丝,由28岁的“刺猬”和24岁的阿凯运营。 两人将“表情符号”定位为“有趣且有用的半营销账号”。

表情符号制作的长度各不相同。 单个小表情包从图片编辑到文字匹配不到一个小时就可以完成,而完整系列的表情包从创意设计到完成发布则需要近半个月的时间。 经典形象的打造需要多年的筹划和积累。 《长草考机》的出现和流行,经历了一条从个人无心创造到团队有意识策划开发的道路。

原型在“毛腿”笔下刚诞生时,“只有半个头”,看上去像个白饺子。 在微博获得一定数量的粉丝和传播量后,12工作室觉得“表情+头像”的模式最适合网络形象的传播,同时也想“提升自己的个性”,于是他们推出了燕团子一套。 变装系列头像。 果不其然,各种“燕团子”动漫形象大面积走红,微博浏览量突破10亿,转发量超30万。 这是“燕团子”形象首次爆发式传播。 这时,燕团子从“半头”变成了“一整头”。

后来在网友的建议下,颜团子长出了手脚,让她拥有了“双头身”,形象更加立体。

2014年初的一天,“毛腿”试图在自己的头上画两片圆圆的豆芽叶。 工作室觉得这个标志性的装饰特别好,所以就保留了下来。 随后,团队又花了一年的时间,通过不断的形象强化和沟通,“让人们把可爱和长草联系起来”。 从此,“头上长草”就成了燕团子的招牌可爱。 “长草颜文字”形象正式确立。 2015年,“毛腿”和一群朋友参加动漫展,制作了一些可以戴在头上的豆芽叶发夹。 没想到“头上长草”很快就火了。 此次事件的直接影响是,“长草表情包”的传播量再次出现爆发式增长。

用十二工作室的话说,“大家都能自动明白,这两片豆芽叶就是卖萌的法宝。这是我们一年教育的成果,也是从星星之火到全民的过程。”狂欢。”

留住输出,留住粉丝

与“长草颜文字”等原创品牌表情不同,那些利用明星面孔等广泛素材制作的表情,更注重追逐网络热点。 引领和传播具有先天优势。

制作这类表情包,你必须非常敏感,并且非常熟悉网络热点的传播路径。 张晋逛贴吧,看到了叶良辰的聊天记录,于是赶紧熬夜创作发布了一系列表情包。 第二天,“如果你停在这里,谢谢良辰”等叶良辰的语录就在微博上走红,相关新闻的配图几乎都是他们的照片。

微博账号“表情符号”已推出三四百组表情符号。 在这个过程中,《刺猬》也总结了一些规律,“能取得高转发的表情包,大多都是和微博热点结合得特别好,或者内容比较特殊,要么聚焦主角,要么聚焦节日、活动” ”。 一套转发量很高的表情包可以为他们带来超过万的新粉丝。

2015年,周杰伦担任综艺节目《中国好声音》导师,成为微博热门话题。 两位“刺猬”很快找到了他接受采访的视频,截图了他的代表性表情,并搭配了周杰伦的标志性口语和“哦,不错”等网络流行语,阅读量超过400万次。

新舆论方向的出现需要敏锐捕捉和放大。 大人不想长大,还要过儿童节。 2015年5月31日,“表情包”推出儿童节表情包,用张学友和金导的夸张表情,配上“老师,我要举报,有一个阿姨抢了我们的假期!” 搞笑文字被超过15000名网友转发,阅读量超过700万人。 国外有一个非常流行的表情包系列,叫做“悲伤的青蛙”。 两人进行了二次创作。 比如,青蛙独自坐在小黑屋里的电脑前,泪流满面。 主题是“周末没有人约会的你”,引起轩然大波。 许多单身青年的共鸣。

粉丝定制内容的制作,让表情制作更加精准。 有粉丝建议张晋制作方言表达,并为他提供了一些标志性的当地口语素材。 张晋根据素材制作了东北、广东等地的方言表情符号,受到了很多当地粉丝的欢迎。

在粉丝的建议下,《Emoji》制作了一套高清手机壁纸。 人气明星的形象搭配网络式的励志话语。 转发量超过1万次,阅读量超过700万次。 许多名人的粉丝都下载并使用了它。 。 在《刺猬》看来,“只有保持输出、有用,才能留住粉丝”。

业务突破与困难并存

一些原创形象的表达方式已经赶上了IP发展的潮流。 前景看似光明,但也隐藏着不为人知的隐忧。

这家自称为“探索者”的工作室共有 12 栋楼,致力于“表情符号的推广和授权,以及新媒体图像的综合开发”。 《长草颜文字》是他们“全面发展”道路上最先进的表情图像系列。

2015年,微信官方表情平台邀请了首批10个表情包入驻,其中包括来自12工作室的“草颜文字”和“酷妹”。入驻微信极大地促进了表情包的传播,工作室也声称成为“第一批获得微信分红的群体”。

如今,“长草颜文字”在微博上拥有76万粉丝,微博平均转发量近万次; 微信表情平台上线5套表情,其中3套被微信精选,总下载量超过2亿,使用次数超过50亿; QQ表情平台的使用量也超过10亿。 随后进军各种贴纸应用、输入法平台、电视综艺、手机游戏,参加动漫展,周边衍生产品也深受市场欢迎。

“长草颜文字”是极少数获得商业回报的原创互联网表情符号之一。 从目前的市场现状来看,“困境在于如何将互联网世界的流量变现”,以及来自社会、家庭传统观念的压力。 “国内漫画作者的日子不好过,互联网为这个行业开辟了很多可能性,参与的人也越来越多。但流行起来之后,现实世界的情况真的会好起来吗?” 工作室问了这样的问题。

品牌表情符号面临着版权发展的困境,无品牌表情符号在商业模式上也陷入了堪忧的境地。

主要依靠广告来实现收入回报的“表情包”很憋屈。 有时会因为转发广告而被粉丝骂。

张晋始终没有找到明确的盈利模式。 后来,他开始创作原创作品,寻找痛点,创办公司。 他发现很多人喜欢动画表情,但网上的动画表情无法保存在苹果手机上,因此无法在聊天中使用。 他开发了免费软件“iEmoticon”,目前拥有15万用户。 用他的话说,它“不太受欢迎”。 微薄的收入主要来自商业品牌定制和推广。

张晋还是很有信心的。 他对表情符号的社交属性很感兴趣,认为这种“人们用它只是为了传播,每个人都是一个节点”的性质可以带来商业价值。 “我想到了一些好的模式,但还不能说。”

盗版也是令《刺猬》头疼的问题。 两人的表情符号不加水印,是为了方便粉丝,也是为了方便很多直接盗用作品的商业集团。 虽然可以协商解决,但对方已经达到了红起来、增加粉丝的目的了。

不久前,张晋认识的一位学长告诉他,我们的日常生活太严肃了,我们需要一些从未见过的有趣的东西。 “表情包如果有人使用就很有价值,所以我一直坚持制作它们。” 张进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