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情包复杂社会和不堪生活的面具

□韩浩月

作为与公众联系最密切的行业,娱乐行业在2016年进入了产业扩张、形象下滑、互动频繁的阶段。从来没有像2016年这样的一年,娱乐营销主要在互联网上进行。 明星们都想尽办法摆脱高人一等的“偶像包袱”。 粉丝的力量超越了经纪公司……娱乐的概念也脱离了明星和作品的简单消费,而进入人们的精神境界,成为大众表达态度、传递情感的首选。

2016年有两个特别有代表性的例子,可以说明泛娱乐符号已经渗透到人们的思维和生活中。 第一个例子是傅园慧在奥运会上获得铜牌后接受记者采访时的表情。 这种夸张又夹杂着自信的表情,让她很快就被定位为中国新一代年轻人的代表。 她本人也被网友形容为“游泳表情包”。

第二个例子是《我爱我家》葛优的剧照被重新发现。 他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的姿势被网友形容为“人生无望”,“葛优躺”一时名声大噪。 遍布互联网。 《葛优说谎》背后隐藏的职业倦怠和精神困扰通过一幅幅画面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人们都在使用表情包的氛围下,更多明星主动以这种踏实的方式宣传自己或自己的作品——《芈月传》发布了孙俪、刘涛的表情包,还有《中国好歌曲》范晓萱的“神奇表情”发布后,黄子韬、小S、金星等也成为表情包制作者的最爱。

网民喜欢明星表情包,说明他们不再甘心只做娱乐产品的普通消费者。 他们想要与明星拉近距离,创造一定的熟悉感和亲密感,让自己在娱乐事件中处于被动。 接受者转变为娱乐现象的发起者和生产者,并从中获得创造性的乐趣。 在当前的娱乐环境下,网民作为消费者,掌握了不可思议的娱乐力量,创造了泛娱乐符号,很大程度上可以视为权力行使的体现。

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网友喜欢用明星表情来传递信息,因为在泛娱乐时代,明星是最直接、最响亮的名片,明星是社交媒体和现实生活八卦中最能引起共鸣的话题。 如果一个网民能够熟练运用各种泛娱乐符号,那么他很容易被认为是一群人中信息量最多、视野最开阔、气质最合群的人。

泛娱乐符号经常被当作一副牌来玩,因为“用户”找到了自己的代言人和说话方式。 在新媒体时代的话语权争夺中,普通人很难赢得话语权和成为主角的机会。 但使用表情符号聚集成一种现象后,媒体会积极报道,流行符号传播速度会更快。 ,并最终形成了一种流行文化。

娱乐是最直接、风险最小的沟通方式。 表情符号既清晰又模糊,尖锐又暧昧。 它们捕捉了现实生活中人们对善恶、美丑、喜怒哀乐的传统认知。 据了解,当网民无法直接用言语表达自己的情感或观点时,他们会利用这些表情符号进行最直接、最安全的交流。 消除了“黑白分明”的法律风险,将所有解释权牢牢掌握在用户自己手中。 过去几年,随着社交媒体空前发展,人们经常因在微博上发表评论而被起诉。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因表情包使用不当而引发麻烦的案例。

表情符号作为一种民间语言,体现了其在流行文化中的强大力量。 低像素、制作粗糙的表情背后,蕴藏着丰富的情感,也传递着用户在现实中无法达到的真实性和自由度。 表情符号是复杂社会和不堪生活的面具。 穿上它们,每个人似乎都找到了自己,找到了童年。 他们可以在温暖喧闹的环境中大声喊出自己的声音,并沉迷于自己的声音。 被听到。

从精英文化的角度来看,表情符号和网络流行语一样,并不适合在正式场合使用。 网络流行语中的一些词语将离开网络,成为充满活力的时代新词。 它们甚至会通过官方渠道进入词典,融入机构语言。 然而,表情符号的含义和用途比网络流行语复杂得多,而且变化很快。 它在主流网络话语体系中建立了另一种日益强大的亚文化。

泛娱乐符号的出现并没有加剧“娱乐无底线”的状况。 相反,作为一种共同语言,这些符号恰恰是捍卫娱乐底线的标志。 这些符号在形成普遍共识后,往往会逐渐脱离娱乐兴趣,成为流行文化的符号。 了解这些符号,就能准确把握和理解公众复杂多变的文化心理。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音视频资料版权归齐鲁晚报所有。 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违法者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