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情包火爆网络更新迭代快速满足情感表达需求

表情包风靡网络:更新迭代迅速 满足情感表达需求

资料图:长春市某商场内,一组可爱的表情吸引了路过市民的注意,纷纷直呼“可爱”。 张瑶 摄

如果你想知道现在最热门的表情包,你可能只需要看看近段时间社交软件上流行的表情包就可以了。 比如“大康书记的GDP由我来守护”就出自热门电视剧《人民的名义》。 上班族用“葛优瘫痪”来形容一种懒惰的状态,或者用“吃瓜群众”来形容。 这位卡通人物说,他只是一个“不知道真相”的旁观者。 目前,网络世界的表情符号风潮越来越盛行。

据相关统计,如今,全球智能手机数量已达20亿部,每天发送的表情包和动画总数达到60亿条。 各种幽默有趣的表情不仅成为用户争图的工具和新的交流方式,也成为商家经营内容和流量营销的有力工具。 这方面使得“表情经济”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 一个具有商业潜力的市场,但另一方面在实际运营中却面临着实现商业发展的困难。

像快速消费品

来自广州的动画设计师钟超能只用了几天时间,就从默默无闻到一夜成名。 2016年8月,他将自己设计的表情包——“乖宝宝”上传到微信平台,立即成为爆款产品。 截至目前,该系列表情包已发送近30亿次,峰值发送量达到每日3000万次。

一个跪着的白色娃娃,圆滚滚的脸蛋,可爱的笑容……虽然只是寥寥几笔的简单画作,却表现力十足,活泼可爱。 “好宝贝”系列自上线以来,好评如潮,长期占据微信表情包的“推荐”和“精选”榜单。

“表达越简单,就越需要思考。” 在创作初期,一套名为“弹幕袭击”的表情包引起了他的注意。 “其实就像视频弹幕一样,技术上很简单,没想到有这么多人用。” 顺着这个想法,他随手画了《乖宝宝》。

去年7月,他制作了“大黄脸”表情包,实际上是将表情包中常用的小黄脸放大了。 没想到,却意外地火了。 “用户之所以喜欢它,是因为大表情更加紧张、充满情感。”

从产品生命周期的角度来看,一个表情包从一夜成名到消失往往只需要一段时间。

很多创作者都表示,表情包就像“快速消费品”。 门槛不高,流行快,更新迭代也很快。 观众很快就会有一个“新宠”。

据微信表情包团队统计,近期微信上平均每天上线40个表情包。

“不能为了迎合市场口味,就做一些粗制滥造的内容。从长远来看,你需要把它打造成精品IP。” 钟超能认为,打造爆款产品,需要紧跟当下社会心理,了解目标受众。 对使用习惯和关注话题进行精准分析,聚焦运营和包装,开发周边产品,最终形成完整的链条,赋予其长久的生命力。

流行的秘密

无论是“一个亿的小目标”还是“全力以赴”,无论是动漫人物、网红还是影视明星的定制表情,相比传统的文字传播方式,各种活泼有趣的表情包更多 走出了一条独特的道路,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表情包”。

今年年初,腾讯QQ发布了“2016表情大数据”。 据统计,2016年,8.77亿QQ用户发送了近3187亿条聊天表情。其中,“磨牙”表情连续五年排名第一,发送次数达303亿次,紧随其后的是“微笑”和“傻笑” “表情符号的使用次数分别超过150亿次和130亿次。 《哭》分别排名第四、第五,总播放量超过100亿次。

具体来说,男女对于“国民表情包”的使用习惯也存在较大差异。 报告显示,男生比女生更喜欢发表情包,两者发送表情包的总比例约为6:4。 同时,男生大多喜欢发搞笑的表情包; 女孩子普遍比较喜欢可爱的表情符号。

那么,为什么这种表情符号趋势如此流行并席卷整个社交网络呢?

肖江波,博士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认为,这主要是因为表情符号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和文化印记。 现代快节奏的生活往往需要一个释放压力的渠道。 新鲜有趣的表情符号满足了这种情感表达的“刚需”,能够起到活跃聊天场景气氛的作用。

另一方面,新一代用户群体有着不同的自我表达习惯。 与其用文字直接地描述一件事,不如用表情符号借助场景来表达清楚。 尤其是在公共话题的传播上,表情包的传播和互动,一目了然。

“表情经济”如何解决“变现难”

目前,表情包风潮催生的“表情包经济”正逐渐成为手机产业链上争夺的一块奶酪,其背后的经济效益也不容忽视。 那么,你最喜欢的表情符号里到底藏着多少大生意呢?

据微信表情包团队介绍,自微信开通表情欣赏功能以来,表情欣赏总额已超过3500万元。 同样,国外消息应用公司LINE的20%以上收入来自表情符号销售,年利润高达18亿元。

不过,“卖表情包”也是如此,国内的表情包生意似乎才刚刚开始。 目前,比较常见的商业模式是利用表情包作为载体,向目标受众推广产品和品牌,从而赚取广告和营销费用。

“如果一个品牌要推出一款新产品,我们通常会为其设计一套专门的表情包,然后放到各大合作平台上。” 台湾联合数位文创公司策划人杨青,拥有多个品牌表情包的市场。 提升经验。 在她看来,大品牌公司和电影公司更喜欢表情包的推广方式,因为它们有话题效应,很容易成为爆款。

另一种常见的商业模式是平台或创作者通过直接销售表情来赚钱。 早在2015年,微信表情库就推出了明星表情包,售价6元一套。 其中一款热门表情包一个月销量数十万份,收入超过200万元。 但后来,微信团队停止推广付费表情包,转而鼓励用户打赏自己喜欢的表情包的设计者。

目前国内用户的支付习惯可谓是“表情经济”的盈利问题。 据钟超能介绍,根据后台统计,虽然“好宝贝”系列表情包日均发送量保持在800万次,但打赏总人数只有9万,打赏收入为迄今为止仅超过20万。 用户“付费”的意识尚未形成。

“最成功的模式是表情变现者LINE,它通过IP(知识产权)盈利,并将其表情形象授权给商业品牌或生产周边产品。” 目前,钟超能已与一家文化公司签约,计划探索《好孩子》的IP发展道路。

然而,对于大多数表情包开发团队来说,如何将自己的表情包打造成IP并开发线下产品仍然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在这一点上,国外企业的一些有益尝试或许值得借鉴。 据悉,通讯应用LINE推出了LINE Friends表情包,包括棕熊、可妮兔、小鸡莎莉等。 在推出付费表情的同时,团队还开设了周边产品实体店,并与众多知名品牌合作。 。 目前,LINE Friends拥有超过5000个角色产品,涵盖动漫、游戏、咖啡馆、酒店、主题公园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