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及社会的另一面表情包泛滥

耶路撒冷以色列博物馆最近举办了一场关于埃及象形文字的独特展览。 该展览将古埃及象形文字与人们今天使用的表情符号进行了比较。 馆长本-多尔·埃维安(Ben-Dor Evian)是埃及学专家,他认为日常生活中使用的表情符号实际上就相当于象形文字,将两者联系起来可以让人们更容易理解古埃及的神秘符号。 同时,她也高度评价表情符号在表达上的神奇效果,表示:“当人们用表意文字来书写时,图像变得比文字更有力量。”

事实上,表情符号早已普及到社会各个群体,包括我们这些日夜奋战在论文成果上的科研人员。

然而,面对表情包的无声入侵,人们的态度却十分不一致。 歌手张学友第一次看到他的表情包时,直言“门开了”。 知名演员周杰得知自己被制作成表情包传遍网络后,痛斥这是“不尊重、有辱人格、丧失身份”,是一种丑陋的内心表现,是道德败坏的变种。 ”。 演员葛优甚至将那些利用他的表情包非法获利的商家告上法庭。 另一方面,中国网民自发组织“皇帝吧出征”活动,在海外社交网站上贴出表情包,促成了一场备受争议的“文化输出”。 但我们不得不承认,无论人们对表情包的评价是正面还是负面,它已经征服了社会生活中的城市,成为人们无法回避的社会现象。

互联网即时通讯在近几十年的蓬勃发展中,面临着一个天然的劣势——它无法像面对面交流那样通过情感、动作、神态来传达更丰富的信息。 这导致人们无法充分表达自己的情感。 因此,情感沟通方式的不断创新成为虚拟社交演进的重要创新方面。

20世纪90年代末,随着国内第一款即时通讯软件(如QQ等)的流行,我国第一批网络表情诞生了。 这些表情符号原本是纯文字的组合,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颜文字。 这个想法可以追溯到1982年,当时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的Scott Fahlman教授在校园电子公告板上打出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ASCⅡ码字符:-)。

后来随着网络文化的飞速发展,从最初的纯文字组成的表情符号,到后来的图形化表情符号,再到现在的各种表情符号,表情符号作为一种虚拟表达手段,现在已经发展得非常复杂,具有产生了深刻而复杂的社会影响。 我们今天所说的表情符号主要是指用来表达情感、心情和态度的图片(动画)。 它可以是简单的图形符号,也可以由真实的人像、动画人物、动物、自然风光等组成,并往往辅以具有特殊含义的文字内容,呈现出构图元素多元化的趋势。

得益于互联网时代的发展浪潮,表情包也经历了井喷式的发展。 它不仅弥补了纯文字交流的缺陷,满足了人们在虚拟社交中的情感表达需求,事实证明它比人们预想的更进一步,包括一些人们在现实生活中难以表达的表达方式和表达方式。 包包可以完美的表达它。 这使得人们在网络生活中更加依赖表情符号。 表情符号作为一种独特的表达方式,反过来也影响了互联网的社会生态。

例如,网络上一直流行的“哀悼文化”,就是利用表情符号来表达一种共同的社会情感。 “哀悼”是一个网络术语,用来形容人们在生活中郁闷、失落、疲惫的状态。 这个词多为年轻人使用,他们通过表情符号建立了基于普遍情感的群体认同。 而这些精选的表情符号,则是他们情感经历的忠实记录。

由于表情包制作所用的材料种类繁多,因此表情包的内容非常复杂。 随着智能设备的普及,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表情包的制作者,表情包也变得更加多元化,被赋予了除了情感表达之外的更多功能。 在这些功能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它契合了互联网的文化传播特性,成为信息传播的重要手段。

近年来,表情包制作的一个重大变化是,大量表情包是针对社会热点而产生的,也因此成为记录和传播社会热点的一种方式。 热点事件和话题通过表情符号通过视觉符号传达,或讽刺或调侃,往往能达到爆炸性的传播效果。 至此,表情符号已经超越了表达个人情感的领域,上升到了表达社会情感的层面。 即使现有的热点不能完全满足表情包的制作需求,制作者也可以重新发现一些旧素材,并赋予它们新的含义。 但即使是这些古老的材料也是以当今的视角来挖掘的。

正因为如此,正确理解和使用这些表情符号需要广泛接触他们的社会生活背景。 用更通俗的话来说,你得了解表情包里的“meme”。 这些表情符号实际上带有一层或多层“信息编码”,其中加密的“模因”成为一种文化代码。 只有了解了这些代码,我们才能成功“解码”表情符号所携带的信息。 表情符号的这一特性进一步增加了其内涵的深度,使其成为网络上广泛流行的文化载体。 因此,很多亚文化群体都将表情符号作为圈内交流的必备工具。

表情符号通常伴随着简明扼要的文字。 这种注释性文本实际上在观众“解码”的过程中起到了非常关键的提示和引导作用。 文字可以让观看者更快速、准确地解读图片内容,而图片则是文字内容的具体解读。 两者的结合产生了强大的表现力。

值得注意的是,老年人和年轻人对表情包的理解和态度截然不同。 但本质上,表情包的解释权掌握在年轻人手中,因为表情包的制作者大多是年轻一代的网民。 因为互联网给这一代人带来了解构、恶搞等基本文化特征,这些特征也被作为表情符号的文化背景。 他们通过戏仿、拼贴、夸张等手法对经典、权威等人或物进行重组和颠覆,撕裂物质本身的能指和所指,从而达到解构的目的。

这些解构和改写并非随意、杂乱,而是通过对正常文化密码秩序的篡改、拼贴、重组,构建了一套属于网民的话语体系和精神意义体系。 充满了笑话、讽刺、荒诞、离经叛道。 这也与互联网上出现的许多亚文化的需求不谋而合,有意传达一种与众不同的秩序。 总体而言,这体现了新一代互联网正在用独特的方式寻找并构建自己的话语权。

当然,我们也不应该简单地将表情包的流行视为网络新生代的叛逆。 必须看到,表情包的流行是技术发展与社会文化潮流共同作用的最终结果。 事实上,表情符号作为一种新的社会现象,已经开始引起学术界的关注。 一些学者不仅从符号学、文化研究的角度探讨表情符号的价值内涵,也有学者关注表情符号现象背后隐藏的意义空间生成和情感互动机制。 人类的交流经历了从图像到文本再到现在的图像和文本并行的转变。 表情符号作为这一浪潮中的重要角色,其广泛的影响力和独特的用途值得进一步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