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表情降低文字表达力你想多了

文字表情包_表情包文字配图_表情包文字app/

 

近日,有消息称朋友圈有表情包评论功能,朋友圈刷屏一波。 不少网友纷纷尝试,但随后有消息称朋友圈表情包功能下线了。 事实上,在这个功能推出之前,就有人表示担心这个新功能会造成焦虑。 比如对文字使用场景消失的焦虑、对朋友圈打图麻烦的焦虑、对网络社交的浮躁和冷漠的焦虑等等。

前段时间,我想把QQ里保存的无数表情包移到微信上。 QQ渐渐少了,表情包也没用了。 但那些是我多年的收藏,我很珍惜它们,希望它们能搬到微信上,继续发光发热。

为什么我们喜欢玩表情包? 因为它可以传达只能理解而无法用言语表达的信息和意义。 比如笑的时候,从某种程度来说,会有微笑、大笑、滚笑,而从情感上来看,有苦笑、得意的笑、谄媚的笑、哭笑不得,还有哭,小哭,大哭。哭、哀嚎、哭泣等等,这样细腻的情感实在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如果一定要用文字来写的话,你一定会感觉很奇怪。

此外,表情符号还承担着塑造人物性格的功能。 这怎么理解呢? 例如,小女孩会使用可爱的表情符号,小男孩可能会使用酷炫的表情符号,年轻人会使用个性化的表情符号,老年人会使用多彩的表情符号。 当然,也有9英尺高的家伙使用可爱的表情符号。 这就是所谓的对比可爱。 当然,你也可以称之为恶心。

表情包中还包含大量照片和动画,其中有一些直接截取影视作品中的情节,让表达更加精准,瞬间引起与你有相同爱好的人的共鸣。 这些是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地方。 写到这里可能会让很多朋友误以为我的副业就是卖表情包。 当然不是。 我只是整理一下表情符号的价值。 顺便我想表达一个观点,那就是使用表情符号是人类的本能。

人类和其他动物有一个非常大的区别,那就是人类的表情和动作非常丰富,这使得人类的表情更加多样化和感染力。 据说,如果绑住意大利人的手,他们连话都说不好。 而表情符号是人类表情和肢体语言在虚拟世界中的自然延续,用来补充那些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更微妙的含义和态度。

而且,表情包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在世界上横行已久,进入朋友圈只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当然,这种抗议和担忧我们并不陌生,甚至伴随着科技进步带来的每一次生活改变。

英国已故科幻小说家道格拉斯·亚当斯提出了技术三定律,具体如下: 1、我出生时存在的任何技术都是世界普通秩序的一部分。 2、任何15岁到35岁之间诞生的技术都是革命性的产品,将改变世界。 3.我35岁以后诞生的任何技术都是违背自然规律的,都会受到上帝的谴责。 移动互联网时代尤其符合三定律的标准。

在一些可能并不全是老派的人眼里,更不用说那些对人畜无害的模因了,任何发明创造都可以被他们视为破坏传统价值观的祸害。 浮躁这个词经常挂在他们嘴边。 对于那些在互联网时代长大的90后、2000后来说,几乎无法想象一个没有表情包和手机的世界。 我们这些夹在中间的人只能选边站。 作为一个理性乐观主义者,我自然站在技术进步一边。

那么,说表情符号会让书面表达退化吗? 这让我想起一个问题,世界上最早的表情符号是什么? 也许是埃及人的壁画,苏美尔人的楔形文字,以及我们中国人的象形文字。 对于当时的那些祖先来说,仅靠语言和记忆还不足以传递和积累大量的信息。 他们必须被记住。 怎样才能记住呢? 最直接的方式当然是画出来,所以我认为它们就是表情符号,但是为了追求表达效率,这些表情符号变得越来越抽象,最后变成了文字。 所以,文字就是表情包,表情包就是文字。 它们相互补充,而不是相互替代。 说表情符号降低文字使用的说法是毫无根据的。

那么表情符号会让人浮躁、变酷吗? 这尤其像作家许知远可以问的问题。 他曾经这样问主持人马东,马东这样回答:这个世界上只有5%左右的人有积累知识、了解过去的愿望,剩下的95%是在生活、在生活; 1949年之前,识字率只有5%,所有的文化传承都是通过这5%。 如果这个社会识字率只有5%,我们看到的就会很精致; 但现在识字率已经超过90%,人们的兴趣和追求没有改变。

我们必须明白,使用表情符号是人类的本能,我们的祖先是靠八卦生存的。 这种深奥的东西永远只属于少数人。 如果有一天全民变得深刻,那社会一定是出了问题。